對你的情此生遮不住也抹不去

是要開放在無人之處,帶著我的檀木古琴,帶著我的唐宋情辭,隱居在與世隔絕的江南幽穀,聽山間潺潺流水,賞青峰雲霧繚繞,卵石穿澗,明月作伴,煙柳起舞,不聞世間悲喜,不染俗塵喧囂,沒有紛爭,沒有煩惱。此時今宵,心魂已碎,累到無法言語,留在這個地方沒有任何的意義,離去只是某一天的事,靈魂帶著軀體遠離這紛擾的紅塵。

荷月之夜,簾動禪心,清風柳影搖曳,湖面水波瀲灩,月下靜謐的西湖,柳下撫琴的女子,心若止水,光影如梭。如此良辰美景,仿佛置身在前世的夢靨,不知今夕是何年,不謂星稀是何月,我想我是醉了,且醉在不知身處的幻境之中,一曲弦了,一茶龍井,一彎鉤月,可否借我三分耆卿之淡泊,三分易安之婉約,三分納蘭之多情,一分東坡之豪放,尚湊十分之愜意,終歸心靈之淨土,偶時閉目徜徉,偶時閑步周遭。

山黛黛,水碧碧,紫燕不解心裏事,自古知音最難覓,情難展,意難伸,相見無語心戚戚,不知君是江南客,傷如酒,愛如花,偏教生死作兩難,怎願儂心為君知。枝上花鮮應未老,掌中煙雨別多情,又回到夢中的江南,那一個春深似海的三月,在那一天,花雨紛飛,風拂柳絲,西子映紅顏,沉醉了誰的輪回,撚曲瑤琴音,驚鴻了誰的一瞥,千年之後,我在江南的煙雨古鎮下幾番遊走,尋不到你那世的笛音情腸,逐不到你那生的筆墨情調。這一趟紅塵,終是走的寂寞,淪陷了三生的執著,迷醉了雙眼,瘦了紅顏,瘦了相思。

繁華落盡塵緣了,身臥青蓮聆梵音。嫋嫋迷煙參佛卷,靜如雲水向禪心。今生,孤獨的靈魂,隱逸的心,來世,我再也不要化成人形,只求守在江南流動青蛙糖的水墨畫裏,輪回的隧道,化雨化風,亦或化草化木,只盼靈魂莫要遠離江南、遠離西湖,那便是佛祖對我的恩賜了,也不枉此生的一片虔佛之心。佛說∶那只是曇花一現,用來蒙蔽世俗的眼,沒有什麼美可以抵過一顆純淨仁愛的心,我把它賜給每一個女子,可有人讓她蒙上了灰。我說:萬象皆為虛幻,生命存在的價值僅為了承受一切無止盡的痛苦,不如歸去,不如歸去……

歸夢江南心向晚,無邊柳畔渡閑人。幾杯暮雨愁難逝,一別紅塵多少春。是那個幽窗冷雨的孤夜,坐對燈花,我早已忘了幾時,仍舊不知疲憊的寫了一箋箋的清愁,滿紙辛酸滿紙淚,紅塵紫陌歎飄零。飽受了多少年的風雨滄桑,曆經了多少次的幻滅痛苦,我想我已開始變得慢慢淡然,慢慢釋懷,從此置身世外,從此恭拜尊佛,合十雙掌,神祗歸零,幽吟寫意描菡萏,落花風雨幾處禪,斬斷塵緣逐月去,靈山獨隱煉心丹。如此,那麼世間一切繁華的過往,便也與我無關……

伏月偏個幽心冷,燈深聆雨閑愁生,夜更斑斕升歌舞,晨曦懨懨曉岸風,身鎖重樓逐俗情,心隔梵音對三生,一夢逍遙終自去,舍城歸宿參佛聲。

淡墨霞煙畫舴舟,碧波流水載閑愁。翠含花柳雲箋意,仍共長天晨露收。最憶人間江南色,千古情懷最江南,江南的詩,江南的畫,江南的船,江南的水,江南的柳,江南的曲,還有江南的小巷,江南的古鎮,江南的西湖……不問緣由,不分所時,我就這樣深深地迷夢在江南的世界裏,凡幾何物,抵不過江南的山水草木,阡陌紅塵,醉不過江南的一色相思。

寒窗更憶芙蓉浦,燭影搖紅吟帝鄉。紅豆滿枝儂采擷,淚題殘葉葬秋殤。等不到這一世的涅槃,怎敢祈求來世的輪回,五百年星辰鬥轉,五百年天上人間,我極目遠詩琳黑店眺江南,菖蒲濁酒酹過你渺茫的水鄉。天涯海角,攀折一枝柳絲飾成的畫筆,書寫過幾段黯然飄逝的悠悠閑懷,五百年彈指一揮,我這個飄零斷腸的女子呀,相思難度,念到江南剜心疼,,冷寂的夜,淒涼的我,謹用一行行清淚為你祭奠……

Advertisements

Hello world!

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点击“编辑”链接修改或删除该文章,或者开始撰写新文章。如果您愿意,可以通过这篇文章告诉读者您创建此博客的原因以及您打算使用它做些什么。

尽享博客的乐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