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如同冬天洗了涼水澡一樣寒冷瑟瑟發抖

當然,在有的人眼中,我可能還算得上個好東西,然而這不是事實,是他們的眼光看錯了。而這個世界,就是些壞東西組成的。當然也並不是就沒有好人了。這個世界我想最多的是有時候好有時候壞、有些方面好有些方面壞的不好不壞的人,而這些人又大多認為自己是好人。我就活在一群自認為是好人的不好不壞的人之中。而自己在一些時候也自認為算得上個好人——雖然這不是事實。

可好人又是什麼人呢?

還是不要扯遠了,這種話題越弄越亂。

那些愛我的人們因為愛我希望我過上好日子,所以逼著我來讀書,待在這學校裏。可是,我自己都不愛自己了,都不希望自己過上好日子了,他們的好心還有用嗎?

我現在就像一塊爛鐵,在空無一物的夜裏,急速墜落,墜向萬劫不複的深淵,而結果,沒有,只是下墜。當然,這並不是地心引力的錯,錯在我,若我是氫氣球,那麼則是“天天向上”了。

在空洞的夜裏行走,我自然也希望“黑沉沉的一無所有,只有一條灰白的路,看得分明。”可是我睜大眼睛向四周看了又看,分明沒有路。豈止是路,連路的影子也不曾見著。——或許是我瞎了眼吧——所以我幹脆閉了眼行著。下一腳會踩到哪裏,誰也不知。

午夜夢回,對月傷懷時,記憶會流連在過去的種種美好。

原來一直以來我都在扮演一個小醜,一個不知所謂的小醜。站在臺前極盡可能的表演,到頭來確發現觀眾已經走了。或者一直都沒有觀眾,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以為有觀眾在看自己表演。

或許結局早已注定,只是自己不願相信。原來我是那麼可笑,原來我還是那麼傻,倔強的我以為我能改變你的想法,一切是那麼可笑,卻還在期待會有奇跡出現。你說我傻,呵呵,是啊!傻在為一段未知的感情付出。,傻在想改變一個注定的結局。結局已經注定我卻還在傻傻的努力,這是我改變不了的結局。算了,留在心裏吧。

何時開始你已寫下了這個結局,何時開始我已成為可有可無。何時開始你已遠離了我,又何時開始我已成為過客。時間匆匆走過,我也匆匆而過。不知在你心底是否能泛起一絲漣綺。時間,好快,很多東西來不及整理,時間已經把人帶入到下一個開始,有忙碌,也會有麻木。安靜時想想過去一年,會有開心,也會有難過。某某離開,一切的一切都變了。

Advertisements

潮濕的心情依舊還在昨天秋日陽光下

我知道,在外鄉,幹什麼都不能掉價!

離開的時候,我清楚地記得我上五年級,舉家還鄉。那時兩眼朦朦,就是想哭。臨走時房東說:“有時間回來看看,曉得伐?”在淚水中我告別了那裏,但到現在依雲芝癌症然沒有回去看看,心裏總有一種愧疚。

如今,爸媽閑談時總是說,要是閑下來了,一定要回去看看。我知道,做人不能忘本,也知道,好人,一生平安。

今天,就斷想到這。也許,在某時某地,我還會泡上一杯薄荷茶,想想小時候的故事,再寫上兩三段文字,去紀念已逝的童年和不在的年華。

為了生活而奔波,疲憊之餘,總喜歡在文字裏放松心情。旎的秋雨,絲絲涼意的秋風,低眉頷首之間,把所有的心事與煩悶,折疊吹皺成花瓣或是水紋,灑滿來時的路,湧向將去的江河或是湖泊。

散落一地的不只是花瓣,還有絲絲竊竊的花語。湧出的並非只是水紋,還有心海起伏不定的漣漪。濕漉漉的城市如同水墨般熏染,期待雨後陽光下再實用辦公室傢俬來一襲婀娜的裙裾。

風中,桂花飄落滿地;雨裏,睡蓮依舊水靈。

喜歡,並非只是雨後的秋陽,秋雨秋風的味道也一樣。心海裝滿素淡的執念,妖嬈也可,繽紛也可,重要的是靜靜地在浮光疏影中,有你的陪伴。不用言語,無須等待,也無須想象或是期待明天,而是只有現在。

生命中,總會有一份難得的際遇或感動,不經意之間,阡陌紅塵裏手牽了手。真心相愛,莫問是或非,更莫問對與錯,兩顆琉璃的心,相遇相知已是不易,相親相愛更是很難。

紅塵裏,秋水望不斷流年,指尖滴不盡情愫。回眸來時的路,繞指生香處,靜聽花語閑觀花落。

時間或空間會因為真愛而凝固停留,歲月與年華會因為真情而色彩斑斕。

滿庭花事,絢爛成色,斑駁成彩,婉約成詩;

歲月無痕,蔓延成愛,溫暖成情,跌宕成歌。

多少歲月老去,幾許年華不在。攜以淡人民幣 港幣雅心,串以心靈語,懸置成風鈴,字墨飄香去,煙雨回眸來。

隨手寫下的預言而隨著光陰沉浮忘了自己

愛到不了的地方叫作遠方,曾有一個地方叫作來生,你說,若有來生,我一定會把一顆真心給你,可是

若有來生還是你嗎?

坐車穿過大半個城市,內心無限傷感起來,往事一幕幕在腦零類接觸行銷海裏翻湧,我們只想這輩子能夠好過點

,然而有些傷,有些痛,是這一生都要銘記的。沒有方向感,再次迷失在車站,我老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有時候很想有那麼一個人,能夠真正的帶我回家,去那麼一個有燈光,內心可以平靜到什麼也不去想

的地方,可是,我知道那個地方叫作遠方,現實已把我們打擊的憔悴不堪。

人生一世,走過的路,說過的話,終是無法更改。成為往日的結局。親手斷掉的

執念,毀了明天的退路。你說,你曾愛到無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

以為一切都只是你隨口一說的傳說。

多年以後,我們來到陌生的城市生活,喜歡過很多人,最後才明白喜歡自己才是真理。只愛過那麼

一個人,以為是瞬間的萌動,卻成為了一生的執念。以前,討厭那種單相思,癡纏的愛情,其實或許有

的人不了解,有的人遇見了便是一生,無可奈何受折磨。人的一生總有些執念,成為了一生的掛牽,你

過的好不好,仍是我最重的心事,似曾相識過,又變成陌路的遙遠。

那一天,我們離開彼此的世界,說著不哭泣,眼淚卻nautilus tank濕了臉。你說,世間有沒有那麼一個人真正的

愛過我,能夠彌補曾經那麼多的付出?其實,我們一樣,為愛執著,又註定傷痕累累,因為我們總是遇

到比自己還殘忍、現實的人,直到某一天,再也無法相信愛情。依舊是個大雨傾城的傍晚,在陌生的城

市迷失方向的奔跑著,城市被瞬間傾覆,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環境,原來,最後我們只是一無所有的在

這個世界上流浪。一切模糊的厲害,唯有一點訊息,還殘存在腦海,是的,你說過,你曾那麼深的愛過

我,可是愛比煙花更寂寞。

前方路途遙遠,只想一個人走。曾以為會遇到愛情,遇到一個溫暖的港灣,一切都只是過眼雲煙。

背起行囊,一個人踏上新的路途,天涼了,心也涼了,陌生的城市裏,我們來來回回穿梭,最後不過都

是個暫時的落腳點。昨天的天涯,今天的天涯,結局只在一念之間,卻經過了千萬次的斟酌!一場煙花

醉,幾處薄涼語,終只是孤寂。

在臨別前,讓我再望一眼,此後,將陌路。手心裏攥著來生的約定,於世間漂泊,追尋著那雙憂鬱

的眼眸,經歷著風雨,終不見你來。花開滿城,孤心一片,唯有向月傾訴,滾滾紅塵,多少次淚眼朦朧

,那嘔心瀝血寫下的詩篇,鑄就了誰人bioderma 卸妝水的癡狂,不問不語,是你永恆的姿勢。

秋風吹不散眉間的憂愁,你還會在那個渡口嗎,只為暗渡一顆孤心。你說,若有來生,一定會在茫

茫人海將我認出,絕不讓我再受這世間滄桑的寒涼。去路苦多,多少故事已幾經更改,若有來生,還是

你嗎?

也許你的溫柔只是一種慈悲,曾讓我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卻註定傷我最深。當愛情讓一個人無力承

受時,唯有告別。本以為告別的很唯美,那一刻真的告別終將慘敗的一塌糊塗。

習慣了一個人迎著風奔走,你說,你總是想太多,讓自己負累。漫漫長夜,一個人望著夜空,多少

個夜,總是從夢中驚醒,但是那種心情再也沒有人能夠體去。也許愛情從來都是一種奢望,在這個過了

談愛的年紀,曾經你給我的一切都是夢一場,如今我只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生活。

世間蜚短流長,有那麼一個人在心中就好。經歲月洗禮,變成心間一首淡淡旋律,總在秋風起,落

紅遍地的雨季響起,心間忽然被寂寞包圍。縱有諸多牽掛,再也回不到那座城,如果不曾遇到你,我將

會在哪里,是否還像從前那樣日復一日的看光陰流逝,一個人消失在茫茫人海?

如果愛有另一個來生,若有來生還是你嗎?你說,你也不知道遠方會有什麼。就像小時候,我們以

為長大後一切就會變得美好,長大後才知道現實比我們想像中殘酷。我此生最大的錯誤,就是認識過你

,曾經那麼的相信你,以為你就是那個故事裏的人,眼神憂鬱,白衣翩翩。依如昨天,你轉身的決絕,

徒留下寂寞的光陰,伴我獨自孤寂。

夜風從窗櫺吹來,擾亂了我平靜的心湖。多想回到那個美好的小鎮,與青草為伴,仰望藍天,聽樹

葉婆娑,與一人傾心相遇,不問前塵過往,相守就是一生。

只歎,世事如夢,夢醒,苦澀一笑。世人笑我,命比紙薄,而我回以淡然一笑。你的人生燦爛,又

何必抨擊別人的人生。我一直堅信我命由我不由天,所以不會輕易認輸。你曾說,你敢與命運對峙,或

許將來要受盡苦頭了。

如今想來,那些冷言相勸的人,又在哪里的遠方,說的話又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我早已任他們

隨風散去,唯有你,我曾記得,又再也不想提起。往事散落一地塵埃,我在塵埃裏看到了那些模糊的記

憶,打開記憶之門,終究只是一地碎片。愛到不了的地方叫作遠方,曾有一個地方叫作來生,你說,若

有來生,我一定會把一顆真心給你,可是若有來生還是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