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的歲月像風一樣的生長

窗外靜靜的時光,讓我想到駐留在心底的一個詞:傷痛!善待自己,這才是我們人生最好的選擇,也是唯一的路!

傷痛是人們在成長中最大的動力,沒有傷痛的青春,你不會懂得世間的無常;沒有親人離去,就不會感知失去親情的孤獨。沒有真正的去愛,就會不回感受到心裏的寂寞。在我們的人生道路上,誰都不願意年華似水般流盡而不去萬般慨歎,但我相信,時間沒有對不公的,一切的一切都將奔向死亡而後生,這是一個自然法則!關鍵的就是我們以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這個過程,走好自己人生的每一天,或許這才是我們所要考慮的!

不要把夢帶到天堂,我們要帶著這份上帝的忠告上路……

人生,就像是一本厚厚的書,沒有前言,沒有尾聲,千言萬語,其中到底有多少東西可以忘卻,而又有多少東西會被珍藏在心。

——曾經,你在我的風景裏,我在你的風景裏,在生命的列車上,你我僅僅都是一名陌生的過客,你的寂寞薄涼不染我的半絲光陰。而今,你近在咫尺,卻成了我的天涯,難道說,那份相知相投就早已被歲月扔在了彼岸,成了一想起來就劃破靈魂的疼痛嗎?

我的心情突然被這段文字攪亂!擱在我的文字裏,只想能成為這冬天裏氾濫的一份泥土的醇香,讓我在這!這一份人生的告白,或許能讓我們在平淡的卓悅Bioderma生活裏漸漸的成熟起來吧?

冬去待春來,對於人生何嘗不是又關風雪也關情嗎?我忽然沉默!沉默….不知道,你從何處來,又歸何處?

竹林深處,蓄一方靜幽。陽光被篩得細碎,在青苔上跳閃;鳥語,從枝頭跌落下來,清脆響亮。薄霧裏,你款款而來,舉步輕盈,一身素衣,宛若浮雲。一滴露,滑落在你的睫毛,像是昨夜的一個夢,結在今晨。泥土濕潤芬芳,那一簇一簇的草尖,也掛著晶瑩的夢喲。

天氣很好,晴空如洗,白雲點綴藍天。想必,天上的哪片雲,被你織成白裙裾,輕靈又飄逸。走過一座曲橋,拐彎抹角處,你忽然回頭,嫣然一笑。笑裏無塵無染。你的手,握著笛子,是要吹奏一曲嗎?我知道,笛聲一定悠揚婉轉,柔情萬千,但不沾煙火氣。那是天籟的渲流。

在碧荷綠水之間,你停了下來,伸出纖纖玉手,輕輕摘取了一朵荷花。你低頭,輕輕地嗅,不勝涼風的嬌羞。哦,你是荷的化身麼?你明眸皓齒,膚似凝脂,笑臉卓悅假貨如花,美自天成。你一定來自天上。那漠漠的天宇,讓你久居而寂寞了嗎?你是戀這一絲人間煙火嗎?

Advertisements

撒落了那一地唯美的情意

不經意的被草叢裏的點點雪白的小花吸引,我不猶得想起冬日裏的白雪,我常想那些白雪是天上仙鶴的羽毛,可時下並非冬天。走近了看,這些小花除了雪白的,還有粉紅的,黃的……但凡綠意濃處,都能看到她們的豔影,如果她們也來自天空,那該是孔雀的羽毛所化吧。此時此地,我曾邂逅HKUE 傳銷一個美麗的少女,可我並沒有與之搭訕,我只是假裝若無其事的輕撫著什麼,卻不時的偷偷瞅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我想跟著她的腳步,卻怕引起她的誤會,我想沖她一個微笑,又怕她投我一個厭惡的眼神……

我不知想了多久,或等了多久。此時校園裏人來人往,已沒了之前的寧靜,我蹲下身子,伸出食指輕撫一朵小花道:明兒我還來,希望你會在。

明朗之晨,靜坐於綠茵茵的一片。對看蔥樹、翠竹。聆聽鳥語蟲鳴,賞析著風吹草兒動。大自然的寶藏就在這晨春之光,不一樣的視覺綻放出綺麗的風彩。她HKUE 傳銷就在這兒!你在那兒?

清石路上,留下有她的印記,暖暖詩意!她帶著夢幻般的憧憬於黎明之初。大地因她而蘇醒,世人為她而雀躍。人世間在她的斑斕中,增添了清的芬芳。

情人眷語!她立於旁透視著無奈,她無法給予他們本性的祝願;涓涓細語,是多麼的膚淺,她的眼眶奪過幾滴淚來,番灑了一地。她有些無力,世人不懂她的私語,殘蝕著她的餘味!她也只能束手就擒。再也沒有初晨的韻味,再也不是想像之中的旅程。她也只能淡然一笑,等待生命的終結。

清石路上,依舊留下有她的記號!番撒那一地的淚珠,久久地不肯化去。她在清涼的石板橋上,等待著你的偶遇。從未想過這朝露的暫息!她只願能見HKUE 傳銷你一面,那怕,你是從她那風乾了的淚水上踏過!在她,那也是一種怎樣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