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屬於自己的回憶

五月花開豔陽天,春景如畫甚怡人。午間,陽光暖暖的灑落庭院,綠茵茵的樹葉散發著油亮的光輝,一陣微風帶著花香拂過,葉子輕盈擺舞著,草兒交頭接語,仿佛在臉部肌膚訴說彼此之間的秘密。空氣中彌漫著花香,我安憩院子裏的籐椅上,花香薰蒸著我的嗅覺,邂逅甘醇的茶香在腔喉裏漣漪。

正午的陽光有些炙熱,我框下眼鏡揉了揉眼睛,也許是因為紫外線的緣故,頓時間泛起一絲絲困意。這段時間有些疲倦,有些焦慮,一直忙於找工作的狀態,每天穿梭在泱泱熙熙的人群裏,面對著形形色色的人兒,習慣安靜的我難免有些心神不安。記得很 多天不曾寫過一篇文章,一段心語,是心淡了?還是生活過於忙碌?

時光如流水般悄無聲息淌過生命的渠溝,多少歡聲笑語駐紮寬闊的腦海,留下歲月裏的點點滴滴,在記憶裏,在這個繁華似錦的世間循環往復的回蕩。一直以來,想執個人化護膚筆青春的往事,,滯留生命中怦然心動的那一瞬間,待到花甲之年捧著泛黃的筆記,慢慢回味,慢慢品讀。如此,想必也是一件熱淚盈眶的事情吧!

紛紛嚷嚷中,忙忙碌碌裏,難得有一份蘊意寡歡的心境,寫寫文,聽聽歌,品品茶……對於難得的東西我會把全部時間投入其中,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會用生命與它交談,我不想把快樂的時光浪費在不屬於我空間裏,因為我知道得不償失,失之東隅。我本是一個厭煩雜鬧之人,所以對於世俗繁瑣之事,能避則避,獨處其安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也正是因為如此,我著了魔般癡戀一些禪意深厚的歌曲。

比如劉珂矣的《尋梅》。梅,獨天下而春。2016新年伊始,禪意歌者劉珂矣借一曲新作《尋梅》傳春送暖。早已經習慣了珂矣歌聲中的醇雅似茗、娓娓禪意,卻在這首新作品中讓我的耳朵聽到了一份“新”的驚喜。

據說這首封存了十年之久的禪意作品,可謂是一曲“窖藏之作”。歌詞由青改善皮膚年音樂人孫闖創作,曲則為劉珂矣本人完成。整個作品在原有“禪意中國風”的基礎上融入了更多的流行元素,其中還加入了一味特別的味道:那就是歲月流淌過的味道。

Advertisements

等待那個屬於愛情的轉彎

走了好久,停了好久,心緒的音樂仿佛一個人單曲迴圈,冷靜的咖啡放了一點糖,放了一點水,原來生淚溝價錢命就是那麼的簡單,加了一個叫時間的名字,加了一個叫心跳的故事,我們之間有太多的相似,只是喝的是咖啡,驚動的是命運的節奏。

我相信故事的重點,我體諒名字的起點,可是一切都過去了,一切如同雲水禪心,一切如同大江東水,風也罷,雨也罷,來來回回,只是一個理由。

生命沒有指南針,咖啡卻有獨一無二的品味等待,是風的召喚,還是月的期盼,心依然是那麼的重要,說一句挽留。

曾經炫耀一個人的煩惱,曾經鎖住一個人的快樂,現在都不重要,關鍵是學會了品味咖啡的苗條,抖擻風月的夕陽,照耀自己的心房。

我會老,也會擺脫一世的痛苦,說什麼最好,逃離一世的喝醉,逃離一世的瘋狂,只想幸福到老,只想幸福到老,低頭去追,不怕被依靠。

翻開一個人的心門,緣來失去還是緣,命來花去還是命,體諒大樹卓悅Bioderma的落葉,不能找到咖啡的瘦語燈花,最終只是一個過場,唱了才知道,寫了才受傷。

曾經一個人的陽光找不到雨季的愛意,曾經一個人的心房找不到冰冷的舒適,只有那愛情的離開,只有那思念的貼近,一切都結局,才知道再也不見。

如果眼淚和咖啡換了名字,估計那份愛情的表白,思念的諾言都是虛假的,騙人的,因為沒有獨白的清澈,沒有清晰的句子,就不是愛情的真諦。

每個禮拜有七天,我卻不能在別人想要的那天去喝咖啡,每個人都有珍惜的那天,我不能用別人執著的那天去品自己,自己的時間,找自己的咖啡,喝自己的閱讀,唱自己歌曲,聽自己的音樂,需要年華,需要時間,畢竟青春不是一個詞就能表達完的句子。

一種芳香,一種聆聽,不需要別人的錯誤,不需要自己的耽誤,尋找昨天的句子,探索明天的浮詞萬千,寫出感慨為了悟出真理。

指尖的滑落香味,心跳的咖啡蘊意,隱藏著太多的太多,說不完的看不透,等不了的抓不住,也許這就是用自己的生命等自己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