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吟ー首小夜曲,給我的愛人

  緣分相遇,靈犀相伴。心如相近,天涯亦是咫尺。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一花一世界,一對一情侶。倆情若相約,夜下亦然花好月圓,相依固然是良辰美景。心若有距,咫尺既是萬丈。愛不在了,共枕心非。無論你情我不願,無奈的湊合也是暫時遮掩傷高麗蔘心的痛。所有愛情之花如何澆灌,如何培養確實是一門學問。
  
  推開窗臺前的門簾,感受紅塵間的精彩。真心如悠悠流水不斷,癡心如幽幽深邃情懷。一個紅塵之約,能有多少個往事仍然回味。在幽靜的小路上,。這一層層落蒂的塵埃,沾染了孤單相思的腳印。情到深處,孤寂難忍。演繹著一場又一場期盼展望與牽掛。
  
  紅塵深處有你,日夜真心有夢。人若有情,溫暖心身。這脈脈的溫暖將在一刹那間成為永恒。緣分這個東西說來奇怪,有情就有緣。最美好的愛戀莫過於阡陌邂逅,那些不期而遇清澈如泉的情感,那些溫柔爛漫,那些脈脈溫情,那些美麗愛撫,一切溫暖中可以拋開另外一切,彼此間暖與被暖,愛與被愛,成為一諾千金,無怨無悔的寶藏。
  
  在繁華的深處,一個寂寞的溫潤時光,一個人只是徜徉在它的世界裏輕搖銘記,讀一本時時都在讀的書,相伴著牽掛著。偶爾,在書案上臨摹一詩:《明月上高樓》“君若揚落塵,妾若濁水泥,浮沉各異勢,會合何時諧”亦然曹植詩一首。這裏緩緩地順手品味著半暖的清茶,望高麗蔘著天邊,心裏的惆悵像白雲翻騰而來,漸漸而去。
  
  紅塵纏繞深處,夢裏繁花似錦。落英雖然有意,流水本是無情。繁華歲月舔滿了人生的悲歡離合,似景的流年有時成了一個夢,一個不朽的夢,在命運的軌道中搖曳著嵌影。一盞孤燈,點兒微光,許許的城,也就如此,在指尖曼妙勾勒中確成了花影。只是一縷墨香,在舔潤著一紙的美眷花暖。
  
  人們渴望擁有愛情的神聖,這一處禁地不希望有人踐踏。愛情在倆人之間如不喜歡就談不上有責任感,沒有責任感何談有愛情。新歡與舊愛串起來的只是不著邊高麗蔘際的輕舉妄動,那所謂的愛只能在輕率中產生。在這現實社會中有些叫金錢滾動著的愛情,它的匹配成分難以琢磨,能成為爹的歲數叫老公~別扭。可她們還是覺得無可非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