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間,於燈火闌珊處尋尋覓覓

歷盡人間繁華,看遍人世滄桑,一顆孤獨的心在滾滾紅塵中漂泊不定。歲月如流水,靜靜的流,我是流水上一葉輕輕的扁舟,看兩岸美景無數,聽悅耳清音相伴。青山悠悠,炊煙裊裊,繁花似錦;風吹笛奏,花開的妙音,花落的惆悵,青草淒淒的嘆息,鳥兒婉轉的啼鳴。曾經的美好,在眼前閃過,在回憶裏綿綿的回蕩。

風輕輕的吹,略過心田那一縷隱隱的憂傷,傷口還未愈合,不知這風要吹到什麽時候?很痛,很痛。葉落無聲,風過無痕,花開無跡,天邊的雲朵誰來采?落日的緋紅誰來繡?地上的野花誰來摘?任憑花兒的芬芳在心間流淌,任憑雲朵在眼眸裏多姿的變幻;任憑落日揉碎在心湖的微波裏。可是誰能看透,一切的美麗都是人生的浮雲,一切的夢幻都是沒有結局的風景,一切的想像都是夢裏花落知多少的滄桑情懷。曾經的美好,在心湖晃悠悠,隻是塵世的風景早已看透,留下一顆殘缺的心在眼淚裏淒迷。

風塵如畫,水墨如漆,隻是越過千山萬水,如飛月追彩雲,我在黑夜裏兜兜轉轉,它在白日裏化成彩虹橋,兩個不同的時空,兩邊不同的風景,兩種不同的處境,試問有誰能穿鞋時空的隔閡,將我與虛無縹緲的夢境繞成一個圈,圈住艱難險阻,圈住萬裏愁腸,圈住一個無怨無悔的青春年華?夢裏有時終需有,夢裏無時莫強求。這個道理誰不懂,可惜我日思夜想的卻時常困擾我的心,在秋風裏沈淪為一座座奇險無比的山峰,我在裏面上演一出出誇父追日的悲情劇;在秋光裏風幹成一麥麥稻浪,我在麥田裏守望那金黃的收獲,守望一個金色的夢想。

靜靜敲醒沈睡的心靈,將一切透亮融化在心,明媚一世的塵緣,隻為求一個美滿的結果。何時心兒盈滿飛翔的夢,一語珠璣,道破封鎖已久的心窗。淚已幹,心已死,何時撿起夢的碎片,雙手輕輕的拚湊,眼神裏的專註,照亮剛強的起航,這個結果,是否能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幼小的心靈感受太多的風霜,淋濕無盡的雨雪,仰視蒼天,淚兒連連,俯瞰大地,一片蒼茫。將心事與誰訴?默默忍受,暗自心傷。天知道,雲知道,心知道。三千青絲撫祥雲,一身戎裝赴前程。哪得三月三花開,遍地紅顏淚沾襟。

一往無前路迢迢,三千裏路雲和月。四季會來,花兒怎開?兒時的四季,春暖花開。每一朵都綻放純真的笑容。嘴角彎彎,彎出母親慈祥的關愛;紅唇艷艷,艷出父親熟悉的身影;笑聲朗朗,朗出同伴的真情真意。四季如春,縱然花開花落,笑容依然明媚向陽。

成長裏,是否一切要接收四季的考驗,命中註定,風兒,你來得狂妄些吧,將我穩健的腳步吹得東搖西晃;雨兒,你來得猛烈些吧,將我幹爽的衣衫淋得水跡斑斑;雪兒,來得沈重些吧,將我深深的腳印重重覆蓋;烈日,來得炎熱些吧,將我清醒的頭腦曬得天旋地轉。

成長裏,是否註定被拋棄的命運?還記得昔日的情誼,談理想,談人生,談女生之間的小秘密。愛看同一本小說,愛為同一個命運不濟的女主角落淚;愛為同一個電影裏的情節感動,愛為同一位偶像興奮得手舞足蹈。不明白為何誌同道合,卻要因為一個彼此喜歡的男生而相互猜忌。不知是誰背叛了誰,不知是誰傷害了誰,不知是誰違背了當初的諾言?

 

Advertisements